新《魔戒》译注索引创中译本之最 实现两岸三地联手
2013-11-14 18:06:45

 

  11月6日,由世纪文景、英国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共同主办的《魔戒》全新译本发布会在英国大使馆官邸举行。译者邓嘉宛、杜蕴慈,文化人史航、止庵与读者分享了文学经典《魔戒》新版的翻译历程与阅读体验。为《魔戒》电影弗罗多配音的著名配音演员姜广涛现场朗诵精彩章节。

《魔戒》翻译遭遇三大磨难 仅翻译索引就两千多条

  世纪文景版《魔戒》由台湾著名翻译家邓嘉宛任主要译者。另外还有她的另两位好友助阵,杜蕴慈翻译诗歌,石中歌翻译附录,并负责全文尤其是译名的校订工作。三人的合作就好像护戒同盟,各司其职,通力合作。从事文学翻译工作已有二十年的邓嘉宛译有《魔戒》《精灵宝钻》《胡林的子女》《饥饿游戏》《暮光之城》等四十余种作品。在发布会上邓嘉宛讲述了翻译《魔戒》时遇到的前所未有的困难。

  “翻译一本原文书,我会先想它类似哪种中国小说,翻译时匹配相应的风格。比如译《暮光之城》,类似琼瑶小说,译《饥饿游戏》,采用武侠小说的风格。可是,在翻译托尔金作品的过程中,无论古典还是现代,都找不出任何一个中文小说作为范本与之匹配。”凭借多年的宗教信仰和基督教神学翻译经验,邓嘉宛最终选择了西方经典《圣经》。“以《圣经》风格为依据,我翻译了《精灵宝钻》和《魔戒》。”

另一大困难是《魔戒》中的特殊语言。在托尔金这位天才的语言学家笔下,精灵、矮人和其他各种族的语言,不仅有各自的语法,庞大的词汇量也具有浓厚的欧洲古典背景,译名背后有许多特殊内涵。因为世纪文景在做整套托尔金作品,不是单独的《魔戒》或者《霍比特人》,因此必须建立完整的译名系统。“我们给所有名词编了索引,已经有两千多条,解释为什么这么翻译,或者这个词原来是什么意思。这是之前从未有人做过的,连托尔金自己都没有做完。”邓嘉宛介绍。在文景版《魔戒》中,已收录了大量注释来帮助读者理解。发布会现场不少戒迷表示,希望有机会见到全部索引得以出版。

止庵:这个译本,终于可读了!

  著名读书人止庵在发布会上透露自己一直是一个偷偷的戒迷,多年来读过很多遍《魔戒》。他指出像《魔戒》这样的经典往往存在危险性。“《魔戒》是一本不朽的文学名著,但因为它特别有名,又有电影《指环王》,在全世界拥有广大的读者,人们往往觉得它就是一个流行的作品,但这样的书我们常常可能会忽略它的文学性,忽略它的经典价值。”止庵认为托尔金的《魔戒》在建构性和创造力的想象力方面达到了极致,无人能企及。“《魔戒》用了很多古代的素材,但是整体上讲,这是一个人的精神漫游。我觉得在复杂性上,恐怕还没有人能够超过托尔金。”

  电影《指环王》家喻户晓,但止庵认为看了电影的人应该再读原著《魔戒》。“电影呈现出来的东西,实际上告诉了我们一个终极性,我们看到的东西就是那样。但读者的想象力应该是无边无际的,阅读的过程是焕发我们想象力和精神漫游的过程。”

在比较《魔戒》中文版的几个版本时,止庵毫不客气地说:“中文简体字本一共出了三回,现在这个译本,终于可读了!我希望读的译本是译者自己退到原来的作者之后,我不喜欢译者挡在我和作者之间。”

史航:《魔戒》是世界上是最伟大的涂鸦

编剧史航分享自己读《魔戒》时会在书中贴很多小条,“像路标一样,不知道前面会发生什么。” 史航更愿意认为“《魔戒》是托尔金为了给自己创造的精灵语言找一个背景,让他们有机会说出有意思的话,所以需要让人物遇到爱人或者仇人。这是一个语言学家非常独特的想法。”他评价《魔戒》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涂鸦。“这个涂鸦就像安妮•弗兰克的日记一样,一个女孩子在阁楼上,纳粹随时会破门而入。但同时,它又代表了一种“生活在别处”的意味。所以托尔金能够构建那么完整的世界。我看这本书随时能感受到新的召唤,感受到一定有很多东西在等着我们。”

世界最美丽的版本之一,中文新《魔戒》获得英国赞誉

  托尔金的《魔戒》被翻译成超过60种语言,读者数以亿计。“世界各国都有极为美丽的《魔戒》出版品。《魔戒》堪称出版界的王冠。如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年轻时就曾经为《魔戒》绘制插图,并用于丹麦版的出版。匈牙利版的译者就是后来的匈牙利总统。《魔戒》一书的出版与形态,某种意义上,代表了一个国家的出版水平。”世纪文景责任编辑张铎介绍。

  现场播放《魔戒》出版过程的视频时,台湾译者邓嘉宛、杜蕴慈不禁潸然泪下。的确,对于她们而言,《魔戒》不是一本畅销全球的奇幻小说,而是一部令她们终生魂牵梦绕的一生经典。当委托翻译的意向摆到邓嘉宛面前时,她刚好五十岁。这也是托尔金故事中比尔博、弗罗多分别上路去冒险时的年纪。

发布会上托尔金作品出版方英国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版权总监露西·范德比尔特带来了来自托尔金基金会的消息:“在我们所见过的所有语言版本中,这套《魔戒》都堪称最为美丽的版本之一。感谢世纪文景创造出如此值得尊敬的《魔戒》版本。将托尔金自己绘制的插图和地图结合在封面上的设计,半透明的书套,这种完成状态的感觉,将既往中文版本的错误进行改正与更新补全的附录,附录所选取的特殊颜色的纸张——这些都深深地使我们相信,托尔金终于在中国找到了他的出版者。世纪文景真心在意,以确保托尔金的作品能够以最高的品质得以呈现,能够与其作为全世界最受读者爱戴的奇幻书籍的地位相称。”

40年来,托尔金官方年历首次引入中国

  发布会上,世纪文景还为读者带来了意外的惊喜。露西·范德比尔特和张铎共同宣布,2013年9月刚刚全球面世的全新插图版《霍比特人》,也即将引入中国。这一版本由一位英国青年插画家杰迈玛·卡特林(Jemima Catlin)创作。自从艾伦·李为托尔金作品绘制插画以来,托尔金基金会有近二十年拒绝接受任何插画家的作品与托尔金的文字同时出版。而“80后画家”杰迈玛此次得到托尔金文学遗产执行人克里斯托弗·托尔金的青睐,为成年读者和孩子们创作了超过150幅彩色插画。

 更令人兴奋的是,这些插画,将会以中文托尔金年历的形式,与中国读者抢先见面。过去的40年中,英国读者每年都会看到一本经托尔金基金会认可的年历。“《托尔金官方年历2014》将是40年来,托尔金年历的首度引进中国。它和全新插图版《霍比特人》和的出版,将标志着中国戒迷可以享受到和国际同步的精神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