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平凹:我对莫言作品曾经“羡慕嫉妒恨”
2013-11-14 18:06:45

 

   中新网北京11月6日电(上官云)5日下午,“从《废都》到《带灯》——贾平凹创作回顾研讨会”举行,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受邀担任主持人。研讨会上,诸位专家探讨了20年来贾平凹的创作成果,一致认为,城市文化与乡村文化的交织、纠结带来了贾平凹作品的复杂性,也构成了他作品中的活力以及多重叙述方式。贾平凹本人则幽默的调侃道,对莫言的能够创作出好作品确有“羡慕嫉妒恨”的情绪,并表示,大家对自己作品的关注与批评已经积累为一份财富,他在未来会坚持创作。

   贾平凹作品叙事简约 写出生活质感

   据著名评论家白烨介绍,在《废都》出版至今的20年期间,贾平凹创作了13部小说。白烨认为,贾平凹一直用文学的方式不断发现生活、洞悉人性,通过他的作品,可以从“乡土”角度上完整的看到中国社会历史演变。

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著名评论家陈福民表示,贾平凹是这30年中国文化转型的参与者、见证人,也是中国文学的亲历者、建设者,贾平凹在写作上机变百出,一直走在时代前面,通过文学经验捕捉时代微弱的脉搏,因此,他的作品体现了生活的丰富性,以及对历史的驳杂感受。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院长、教授孙郁特别提出,贾平凹以文章学入小说,这与鲁迅相似,但又独具特性。贾平凹特殊的生命体验以及摄取传统文明的一种视角,使他的文本充满了复杂性。孙郁表示,一位翻译家曾说:“贾平凹的《高兴》太难翻译。”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贾平凹的作品具有历史感,《废都》写出了改革开放知识分子的心理波澜。城市文化与乡村文化的交织、纠结带来了他作品的复杂性,也构成了贾平凹作品中的活力以及多重叙述方式。但他在写作中我行我素,不迁就读者与市场,以简约的叙事方法写出了生活的质感。

   文字境界堪称精、善、秀、雅

   在论及贾平凹作品的语言特点时,有学者认为,贾平凹后期创作中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就是注重在语言上的探索。他的个人成长经历对创作至关重要,而他们的个人成长跟这个国家、民族、社会、时代密切相关。他们的这种经验和积累写出的东西就是不一样。

   孙郁表示,贾平凹的文字背后有一种强烈的历史的意绪,而且他的小说文字境界很高,堪称精、善、秀、雅,但同时又警惕已形成的语言模式。这一点与莫言相同。从五四以来,小说发展到今天,以贾平凹、莫言为代表的这些作家给汉语书写带来亮色,使汉语表达拥有无限可能性。

专家认为,从《废都》一直到《带灯》,贾平凹的叙事语言明显带有明清小品的、笔记特点,对明清白话小说语言的学习和借鉴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相较贾平凹以前的作品,白烨称,《带灯》故事语言变得明快通畅,他希望贾平凹成为下一个拿到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

   《废都》描写社会转型期知识分子的彷徨

   《废都》是贾平凹直接写城市背景的一部小说,同时反观乡村文明,看到乡村文明落后层面对人性的否定,出版之初即引起巨大争议。

贾平凹曾经说过,写《废都》是为了安抚自己破碎的心。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主任、著名评论家梁鸿鹰认为,贾平凹的小说是“百科全书”式的,读者可以看到乡间的花草如何生长,看到中国传统文化当中的书法、绘画、医药,贾平凹把这些东西随手拈来化成书中艺术的元素,并产生持续的魅力。因此,贾平凹的每一部作品都能给人惊喜,代表作就是《废都》和《带灯》。

   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副主任、著名评论家彭学明对此表示了相同的看法。他认为《废都》淋漓尽致的描写了社会转型期一代知识分子的彷徨、观望、挣扎、蜕变,显示了一个作家对国家、对社会,知识分子的担忧和担当。

   贾平凹:对莫言的作品“羡慕嫉妒恨”    在研讨会的结尾,贾平凹获邀做总结发言。贾平凹表示,在每次研讨会中,他都会准备笔记本将启示性的意见记录下来,以求日后反思。 贾平凹笑称:“莫言的作品我都看过,有时候觉得人家写这么好,确实曾经‘嫉妒羡慕恨’。”

   提及创作,贾平凹说就像炼丹,需要阴阳相济,水火相济,在过去的几十年,大家对自己创作的关注与批评已经积累为一份财富,对作品的肯定,好似赛跑时的“加油”,为他增加不断创作的信心和力量。贾平凹解释称:“坚持写作至今,仍会关心社会的千变万化,才气不足还是影响到自己作品的进展。自己在年轻的时候不自信,受到批评往往灰心丧气。到了中年才知道作品能听到各方面的意见很重要。”

   贾平凹表示,没有大家的激励与批评,就不会有今天的自己,因此,他将保持写作激情,未来还会创作下去。